<span id="px3b5"><thead id="px3b5"><progress id="px3b5"></progress></thead></span>

        <pre id="px3b5"><dfn id="px3b5"></dfn></pre>

        <span id="px3b5"></span>

          首頁
          / 新聞中心 / 行業資訊
          代表委員話煤炭:緊抓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技術,做好保供穩價
          日期:2022-03-14 


          當前我國煤炭消費占能源比重過半,中短期內煤炭在能源消費中仍處重要地位。有序推進“雙碳”目標下,今年全國兩會期間,多位代表、委員為煤炭發展進言獻策。

          國家能源局局長章建華表示,2022年的工作重點是提高能源供應穩定性和彈性。增強煤炭供應能力,強化煤電支撐作用,發揮好煤炭、煤電在能源供應體系的基礎和兜底保障作用。

          根據煤炭下游四大耗煤行業的發展和需求情況判斷,2022年國內煤炭需求仍會增長2%左右。全國政協委員、中國礦業大學(北京)原副校長姜耀東表示,2022年動力煤將受到碳排放與經濟發展相平衡、煤炭中長期合同繼續發揮“壓艙石”作用、國家管理部門對煤炭現貨市場進行調控的三重影響,煤炭能源的“兜底保供”作用更顯突出。緊抓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技術

          “為了實現‘雙碳’目標,我國必須積極實現煤炭清潔高效利用?!比珖f常委、民進湖南省委會主委、湖南省生態環境廳副廳長潘碧靈說,一方面,通過高效利用逐步實現煤炭使用的減量化;另一方面,通過清潔利用減少煤炭燃燒產生的碳排放。此外,增加新能源的比例,積極解決新能源的消納問題,強化新能源的調峰蓄積能力,最后實現煤炭除在關鍵行業利用外,僅將煤炭作為火電調峰的備用能源。

          潘碧靈認為,實現低碳、清潔、高效的能源體系轉型,調結構、提能效、強競爭既是手段,也是目的。潘碧靈表示,隨著碳市場的逐步成熟,傳統大量消耗化石能源生產的企業在市場競爭中會越發處于劣勢,隨著新能源技術不斷成熟和開發成本進一步降低,企業需要不斷提升自身競爭力,實現生產技術和工藝的革新,降低能源使用和碳排放成本。

          全國政協委員、中泰金融國際有限公司董事長馮藝東建議,組織成立全國清潔煤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,組織建立清潔煤炭標準化體系,確保工業、發電、民用等不同用途清潔煤都有相應質量標準。

          全國政協委員、中國人民銀行上??偛扛敝魅谓瘗i輝表示,經測算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專項再貸款每年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1.1億噸。金鵬輝表示,“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專項再貸款”安排了2000億的真金白銀,專門對煤炭相關產業的低碳轉型提供資金支持,煤電企業可獲得低成本資金進行技術升級改造。

          “傳統能源逐步退出要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替代基礎上?!比珖f委員、安徽省政協副主席李和平認為,要立足以煤為主的基本國情,抓好煤炭清潔高效利用,引導煤炭產業綠色發展,建議從國家層面合理調整煤炭消費量統計方法和標準。

          李和平說,要充分考慮煤矸石燃燒利用數量比重低,產生碳排放也極為有限的實際,將洗選矸石不作為煤炭消費量統計。如確需將洗選矸石作為煤炭消費量,建議僅納入以燃燒方式利用矸石并按熱值折算后統計。建立煤礦退出機制,有序推進礦企智能化建設

          “加快建立煤礦退出投入長效機制”,全國人大代表、淮北礦業集團煤電技師學院高級工程師楊杰表示,通過建立機制,可以保證煤礦綠色低碳轉型發展的長期性和有效性。

          楊杰表示,截至2021年底,全國累計退出煤礦5700處左右、退出落后產能10億噸/年以上,安置職工100萬人左右,煤炭產業結構持續優化,新舊動能加快轉換,煤炭供給體系質量顯著提高。但隨著煤礦加快關閉退出,礦區各種矛盾和問題也集中顯現。

          從長遠看,將有更多煤礦關閉退出,產業轉型是礦區高質量發展的必然要求。國務院提出,要健全長效機制,落實接續替代產業扶持機制,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,調動社會力量,推動接續替代產業發展。

          楊杰建議,加快研究提出產業轉型發展費用計提標準。所有煤炭生產企業須單獨提取產業轉型發展費用。提取產業轉型發展費用,計入當期費用,允許企業在繳納所得稅以前列支。產業轉型發展費用由煤炭生產企業自行提取,??顚S?,設立單獨會計科目,單獨核算。年終企業編制產業轉型發展費用提取和使用情況表,報當地財政和稅務機關備案。

          在礦企智能化轉型方面,全國人大代表,山東黃金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、董事長滿慎剛表示,隨著5G、工業物聯網、大數據等信息技術的迅速發展和智能裝備的加快應用,為礦山企業優化生產組織、強化管控能力、促進安全生產提供了難得機遇和有力支撐。

          滿慎剛建議,加快研究制訂行業標準,穩步有序推進礦企智能化建設。推出含金量高的“政策包”,形成多方參與投入格局。

          智能化建設需要“真金白銀”、持續投入,對很多企業來說是筆不小的開支。他表示,要健全完善稅收減免、低息貸款、貼息補助等優惠力度更大的金融稅收扶持政策,鼓勵企業愿意加大投入,吸引信息通信、軟件開發等高新技術企業積極參與、撬動社會資本跟進投入。設立智能化建設“種子”基金、專項資金等,發揮“四兩撥千斤”作用,為企業智能化建設“松綁減負”。(澎湃新聞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